长这么大你经历过多少个老师呢?

日期:2017-10-26 09:42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你还记得他\她吗?
  
  每天九点的样子,幼儿园的小朋友的舞蹈时间就开始了,和蔼的老师在前面领舞,小手小脚蹦哒起来一片片,再加上音乐,听听就很欢乐呢,想着给宝宝熏陶熏陶,没想到几次到那小家伙都瞄那么一眼后,看旁边人吃东西去了……
  
  我的幼儿园上的比较晚,好像是9岁直接上的大班,那时没有这么多什么学前班、小中大一系列,只有小班和大班。幼儿园老师只有两个,至今对幼儿老师的印象是和蔼可亲型,每次说话都很温柔,发给我们的大红花也都是自己精心剪制的。
  
  小学的时候,脑袋就是个棒槌,没开窍,至少在三年级以前是那样。一年级手长水泡那种,不知是感染了什么细菌,刚开始很痒后面渐渐变成脓色,恨不得把手剁掉,看过一些医生,也只是治标不治本,满手都是泡的时候,笔都握不了,着急交作业,急得直哭,那时候班主任是个戴着眼睛短头发的女老师,她看我那样,也就让我别写了,我那时的成绩很烂,经常傻不拉几的看同桌男同学的作业,招来他不少蔑视,估计那时候我在老师的印象就是个差生,交集不多。
  
  一直鬼混到三年级,三年级的老师特别势力,成绩好的她笑着对她跟亲闺女似的,成绩差的冷若冰霜,因为成绩差,每次班上有好事总是让我们差生回避,甚至学校也是为了拉高平均分数线,隐瞒班级人数,叫我们这些差生躲起来,于是一有上边来点人数,拿着书包躲在别人的书桌底下就成了常态,过分处更是不让我们参加考试。我那时虽然会看人脸色,但还是不懂什么叫维护尊严,什么叫反抗,也不敢告诉家长,那个时候对老师是厌恶又害怕,对某一位校长估计死也会记得。
  
  后知后觉的心理阴影让人更伤悲,可想而知的,三年级我“光荣”的留级了,重读三年级,成了我小前半生的人生转折点,也不知道为什么脑袋开了些窍了,没有刻意去发奋图强,居然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甚至不是第一就是第二,连最怕的数学也一样拿高分,这次教我的班主任是个数学老师,利落的短发,热的时候总喜欢潇洒的用嘴向上吹一下刘海,她也很高兴,张罗着给我颁发奖状,于是重读的三年级成了我最辉煌的时刻!
  
  记忆最深刻的,意识最强烈的要算高中的老师们。文理科分班后,我在文科班,班主任是高一没分班的时候教政治的,初次看来,老师很严肃,严肃到从来就没见他笑过,他是我们班主任之后,每次上他的课大家的行为就像他的脸一样,就算有些小心思也不敢太明显,最难受的是中午打瞌睡,困的眼皮睁不开,自己掐自己,就怕他看见,那杀气不敢挡。
  
  就是如此小心翼翼,也还是难逃一劫。有一回晚自习,班主任不在,班上就肆无忌惮的闹腾起来,我和朋友坐在前排,又靠在一起,自然也玩闹起来,没留心班主任一个健步而来,还把我和朋友做了出头鸟,点名让我们两女生罚站到黑板前面,当着全班人面两女生站在前面,可想而之羞愧难当,再次让我想起那个灰色的三年级,有些委屈有些奋慨,心想凭什么只抓我们,班上人都闹了,算我们倒霉吗?
  
  我不服气,我要反抗,就算有错我也不要受这份气,于是脑子一热,走到平时最怕的老师面前(手脚打抖,一点不骗你),我跟老师说我想和你谈谈,老师说谈什么,我说有些话想和你说,还好老师给了个面子,就让我们到教室外讲了。当时外面还在下雨,我站在阳台边上觉得有些冷,浑身又开始打哆嗦起来,这次是冷的,老师看我们这样,估计刚才火发完了,动了怜悯之心,不觉说话也有些温柔起来,看我冷,还叫我往里边站一点,至于我们谈了什么,我也不记得了,估计也是当时太紧张的缘故,不过结果是我们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班主任虽然严肃,虽然看似冷漠,但接触了几年下来,你就会发现,他只是当习惯了老师,更多时候是觉得我们这群孩子太不争气,他经常硕自己是在放羊,我们就是那群羊,不听话的羊。他其实也很博学,经常会跟我们讲一些人生故事,知道我们怕他,也试着放松自己,渐渐的我们也经常看见他笑,我们班上也开始争气,参加各种各样的表演,基本上都是数一数二,高三的时候,我们贴的横幅标语是:one class one dream !
  
  我们班上还有魄力霸气的地理老师,每次看她讲课她都是特别有劲的样子,还有诙谐可爱的历史老师,个子不高,人很幽默,而且幽默中带点微微深严,可以窥探到他的品质和水平不熟,他跟班主任就是互补型,两个关系私下也很铁,再有认真负责的数学老师,讲课每每尽责尽劳,耐心的解答每一个问题,我很佩服,但是无奈数学是我只可远观的。
  
  英语老师是个卷发,总是戴个扩音器,大概是因为经常讲的嗓子坏的缘故,人很瘦不过讲起英语来飞速,她唱过一首歌给我们听,事关于一个女汉救丹顶鹤的故事。最不喜欢的就是语文老师,胖胖的,方言很重,总是喜欢点成绩好的学生,每次讲课光看他们互动了,以至于课都懒的听了,后来明白做这种事真傻,最后还不是亏了自己。
  
  大学比较散漫,看老师如走马观花,没人高中班得压,就更加不知天南地北了。除了每个星期天准时出现在班主任组织的班会上,其他时候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寝室里,还有化学老师说的那句我们是造大粪的机器,化学老师很爱注重个人打扮,每次来上课,经过我们宿舍楼的那位打镜子的时候,总要照一下,修整自己的衣着,忘了说她还是我们礼仪课的讲师。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我喜欢这句话,我们一生会遇到很多老师,有职称上的,有人生上的,但最先的老师其实是父母,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为人父母切忌不要因为一时的行为影响孩子的一辈子。
  
  分享生活,分享感动,我是小季,正在参加微商笔记写写团第三季,如果你的家人、朋友喜欢养生,或者有失眠多梦,脚气脚臭,痛经便秘,妇科困扰,欢迎你来骚扰我,感恩您的阅读!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