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风雨却象沿海的台风

日期:2017-12-14 09:34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风雨兼程
  
  (一)
  
  1999年,世纪之交的年轮。24岁,因为一段凄美的恋曲,让我经历着从天堂到地狱的沉沦。我的命运似乎跟这个年份一样的不同寻常。
  
  悠悠忽忽中,迎来了12月20号,澳门回归的大喜之日,这是个振奋人心的日子,意味着中国人民蒙受了一个半世纪的屈辱即将被洗刷。大街小巷张贴着的一幅幅红红的横幅,上面的“喜迎奥门回归”的大字是那么耀眼,那么醒目,这些喜气感染着我,却无法把我带到真正的快乐中来,偶尔为国荣而笑,笑容却在最灿烂的时刻凝固,因为心里的那块伤口还在瘾瘾作痛。
  
  随着澳门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迎来了世纪之交的倒计时。
  
  2000年春节才五天假期。时间短促,我没有回家,这是我在外度过的唯一的春节。家乡的春节随着新年的脚步一天一天地变得热闹,背着大包小包的游子带回了浓浓的年味,而这里恰恰相反,大部分外来工都回老家过年了,人少了,冷清多了。年夜,我和小姐妹美娟一起共餐,一个大蒜炒肉和香菇烧鸭肉就是我们丰盛的年夜饭。晚饭后,我便回到自己的宿舍,静静地等待千禧年的春晚。这个夜晚只有这个14寸的电视机陪我度过,没有人与我分享晚会中得来的快乐,也没有人为我分担我对家的思念。
  
  这个春节,他也没有回家。正月初四,他匆匆地来找我,他说这个短暂的节假他一直在忙碌,整理房间,购买家具,搬房子,一切都为年后他妻的到来做准备。他来只是为了把我的照片还给我,除了一大堆歉疚的安慰和那句:“需要帮忙的就给我打电话”再没有留下什么,便匆匆地走了。我知道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单独见面。自从得知真相,无数次告诉自己好聚好散,含笑转身,然而到了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逃脱不了那种伤痛,很想振作,却还象大病未愈躺了好久。
  
  岁月不饶人,伴着新千年的钟声,我们走进了新世代,也迎来了我25岁的本命年。来不及设想该如何走好人生之路,却已走了很长,回首看看走过的路,有过坎坷,有过辛酸,却充满信心,充满幻想,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走过,而前方的路又是一片茫然。
  
  (二)
  
  三月,爸爸来信,手中握着信,心里忐忑不安,猜测着爸爸在信中说了什么,期待着给我带来好消息。当我打开信,一句“地基未落实”让我的心凉了半截。爸爸在信中说,因为是老房子拆建,受到周围很多人的干涉,特别是二叔和二婶是最大的阻力,他们无理由地阻扰,至使错过一次又一次地审批机会。如今村里又开始了建设新农村的规划,老房子拆建的审批暂停。多年前就筹办着这件事,却一直无果。一拖再拖也不知道要到哪天才能真正落实,这成了我的一块心病。也让我真正体会到:天时,地利,人和的意义。
  
  五月,弟弟从杭州来厦,因为在杭州的工作一直不稳定,为此让我对弟弟牵肠挂肚,一心想帮帮他,处处给他打听工作。后来因为同事的帮助,愿意带弟弟一起做生意,我满怀希望地把弟弟送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惠阳,期待一段时间后,能凯旋而归独立做个小老板。谁知,这是个错误的选择,几番辗转,弟弟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原点,这给我的心灵上带来的许多的愧疚和深深的无奈。详见《往日情怀十八—牵挂》
  
  (三)
  
  美霞和美娟是我在厦认识的老乡,她们是对亲姐妹,也是我友好的小姐妹。在一起的时候,她们老是向我提起一个叫平的男孩,是她们的邻居,在离厦门不远的一个地方工作。在她们的描述里,平是一个很有内涵,几乎完美的男孩,琴棋书画,天文地理,样样精通,脾气好,又勤快,乐于助人,工作严谨,且有上进心,在公司得到领导的提拨。唯一的不足就是不善言词。她们还多次对我说,平很实在,很适合我。
  
  在美霞姐妹的撮合下,我们见了面。那次他来美霞的宿舍玩,她便约我也去她家,于是无意中,我见到了他。他比我大几岁(到底大几岁也记不清),一幅老实憨厚的模样,确实很沉默,对于我们的交淡,他偶尔的抛之一笑,很少插嘴,给人一种拒人千里的感觉。我们都只把相遇当巧合,也没有更多的交往。
  
  盛夏,平的妈妈和美霞的妈妈一起来厦门玩,美霞又向他妈妈提起我。盼子成家心切的妈妈听后,很想见见我,便让美霞叫我去吃饭,在美霞住处,平的妈妈见到我后,满心欢喜,巴不得马上就成为他家媳妇。他的妈妈是个能干的女人,她制造各种各样的机会,让我们见面,叫我陪她去海边玩,还让他在厦的哥哥嫂嫂请我吃饭。虽然几次在一起,他几乎都没有话说,除了沉默,还是沉默。反而是他家人对我的态度,让我受宠若惊,我想能够得到亲人的宠爱也是一种幸福,于是我试着去了解他。
  
  他妈妈回到老家后,他也主动来找过我,我想是他妈妈的作用吧。他妈妈也关心着我们的进展,常常打来电话问我对他的看法,叫我想要什么就告诉他,不要不好意思开口,她儿子的个性内向,不懂得讨好女孩,还说过两天,她要跟美霞的妈妈一起去我家找我妈妈谈谈,如果没有意见就把婚事定下来。
  
  对于谈婚姻谈嫁,我觉得还过早了些,同意与他交往,是感动于他妈妈的盛情,给予孤单无助的我很多的安慰,但这些并不足以让我以身相讦,一切还得顺其自然,让时间来决定。因此我告诉她,不要操之过急,要是我愿意的话,妈妈是不会拒绝的,等我们了解一段时间要是可以的话,让他自己去见我妈妈会更好。至于什么礼物,在还没有确立我们的关系之前,我是不会要他为我花钱,也不会接受他的礼物的,对于我的观点,他妈妈非常赞同也听取了我的建议。
  
  (四)
  
  七月,半个月的夜班,我感冒了半个月,对于感冒我从来不在意也不去医院,总抱着熬过一段时间自然会好的观念,而那次却迟迟未见好转。
  
  那天,照常晚上六点钟起床,准备上班。这时才发觉脸上浮肿,眼睛变成一条缝,有人说是麻疹,又有人说是过敏,平陪我去了小门诊部,医生看了看也说是过敏,给我配了点药。几天后,药用完了,脸上的浮肿却不见消退,我这才去了厦门一七四医院,经过尿检,医生诊断,我患的是急性肾炎,给我配了一个星期的药,并建议我好好休息。
  
  当时,我对这种病毫无意识。回家休息了一个星期,药用完了症状也消失了,我又赶回厦门。经过复查,已经康复,我高兴地回到公司上班,没想到领导却不让我上班,说这种病累了容易复发,要让我继续休养半年,半年以后视情况而定。领导的态度,让我一下子变得象个病人,全身无力,疲惫不堪。休息是没有工资的,家里准备建房正需要钱,半年对我来说实在太长,我觉得我完全没必要浪费那么长时间,但是领导还是不肯让我回公司。在我再三请求下,领导终于同意给我办了两个月的假期。
  
  这一次的长假,结束了我和平的来往。第一次回家,平也来为我送行,虽然没有说什么,他来了就说明了他的心意。平的妈妈知道后还特意打电话邀请我去他家玩,对我的身体也很关心,叫我好好注意身体,多加营养。提到我和平的事,又说等农忙结束,她要去拜访我妈妈,跟她谈谈我们的婚事。或许是因为第二次的被迫休假,让他及家人意识到我的病不一般,而选择淡出,不再关心,不再过问,就这样渐行渐远,完全消失于我的生活。
  
  对于平及家人的顾虑,我表示理解,对于他的选择,我也坦然接受。与其带着心理负担勉为其难地交往还不如早些离开,在彼此都还没走进心里就匆匆离去,这样对谁都不至于造成伤害。
  
  期间,最令我感动的就是同事一次次地来看望我,为我送行。得知我生病后,军第一个来看望我,而且不止一次带着水果及补血,补肾的保健品。自从春节后,我们不上同一个班,再没有见过面,更没有说过话。看到我,他还是深深地自责,说是他对我带来的伤害使我的身体虚弱才患病的。我知道,身体的不好本与他无关,他能来看我足以让我感动。我不恨他,也不该恨他,想要让自己尽快地走出他的世界,只有释怀,而活在仇恨里就永远无法释怀,因此只有把他当作一个普通的朋友,或者知己才是释放自己的唯一出路。
  
  (五)
  
  从公司出来,手上拿着病历卡,无精打采地走在湖里大道上。象是被遗弃的小孩,孤单,无助,回想着领导的风凉话,感觉世态炎凉,人情淡薄。他们打着关心员工的口号,掩饰着丑恶的心。与其说领导关心我,还不如说是为逃避责任而找的借口。(这是我当时的想法,后来对领导的做法还是表示理解)
  
  湖里大道上相隔几米路排列整齐的电话亭,一个个正打着烊。每天晚上每个亭都人满为患,打个电话得排很长的队,此时显得冷清多了。我掏出新买的电话卡,想给远方的妈妈打个电话,让她有个心理准备接受我两天后的再次回家。
  
  “大姐,你好!”一个甜甜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能不借你的电话卡用用?”我抬起头,看到两张清纯的脸,一个男孩牵着女孩的手,两人年龄相仿,都在二十来岁,素面清雅,着装简洁,象是一对大学生恋人。男孩胸前还挂了一只手机,我便有些奇怪:“你不是有手机吗?”“我们的手机没电了,我们是上海某某学校的学生,跟同学们来这里考察,本来今天务必要赶回学校开会的,结果与同学们走散了,看来今天的会议我们赶不上了,想给学校打个电话说明一下。”说着,男孩拿出了他们的学生证件。向来不跟陌生人讲话的我,这次却破例了,我把新充的50块钱的电话卡递给了他,他拨通了学校的电话,特意向学校说明我给了他们帮助才能与学校联系上。学校老师非要我听电话向我道谢,我接过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热情的声音:“我是某某学校的校长,非常感谢你帮助了我们的学生!......”我挂了电话,正想离开,女孩热情地拉着我,不停地说着很多感谢的话,又说看我是个善良的女孩,很想跟我聊聊。当时心情正是郁闷,我想聊聊天也好,可以放松心情,何况对方是大学生,向来最崇拜的对象,于是我们在路边的草坪上坐下。
  
  他们跟我谈着他们的故事,讲着他们的恋爱史,或许当时没有用心听,很多已经模糊了,只记得她说他们是大学同学也是一对恋人。后来又说学校要明天才有车来接他们,说着说着,他们的话题谈到钱上,意思要我借他一笔钱,解决他们晚上食宿。我也坦然地跟他们说明我的处境,并拿出病历本向他们解释着,本来这个时候是上班时间,因为生病了正准备回老家休假。说着我拿出钱包,包里的一百块钱,是去医院用剩下的。我把仅有的一百块钱给了他们,希望能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他们又说了很多,意思是这点钱不够,言外之意是想让我帮他们借点钱,当时的我只是想帮忙帮到底,我便告诉他们:“要是你们不介意就去我住的地方坐会吧,等到晚上老乡下了班,我再去给你们借点钱。”听后,他们却拒绝了,说还是不打扰我了,他们自己解决。几声“恩人”和一番感谢的话后告辞了。告别之前,男的从包里掏出个小本子,要我把联系地址和姓名,抄给他,等他们回到上海就把我的钱寄还给我。
  
  晚上,我把这件事谈给小姐妹听,他们都说我上当了,遇上骗子。我还说不会,他们是大学生,怎么会是骗子呢?结果不出姐妹们的所料,他们再也没有出现,也没有和我联系。有时我还是宁愿相信他们是把我的联系地址不小心弄丢了才联系不上我的。我认为一百块现金和五十块的电话卡这点利益,不至于给他们带上骗子的帽子吧。再回头想想,里面也确实有破绽。
  
  当时的厦门,也有很多的小姐妹被骗过,钱,首饰都被骗光,还说有的带蒙药,会让人乖乖地掏钱,甚至把银行卡连密码一起给他。有的是扮成农村妇女拖儿带女的,有的是谎称从外地来找亲人末果而身无分文的老人,有的是假装卖中药的,但是还真没有看过大学生骗子的。一直提防自己,不跟陌生人讲话,就连问路的我也不去理会怕中了他们的蒙药,但还是防不胜防。
  
  续:阳光总在风雨后,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纵然心有千千结,也终有解开的一天,我坚信!
  
  受挫一次,对生活的理解加深一层;失误一次,对人生的醒悟增添一阶;不幸一次,对世间的认识成熟一级;磨难一次,对成功的内涵透彻一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要想获得成功和幸福,要想过得快乐和欢欣,首先要把挫折、失败、不幸和痛苦读懂。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