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感觉不只是肌肤的享受

日期:2017-09-13 09:13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不然,冬夏两次去禾木、喀纳斯,两处景色永如梦境的虚幻,有永远的风景,但没有重复的记忆。回来之后,一直都想做一个简单的记录,但心里那种难以叙述的感觉,总不知如何提笔,草稿箱内的沉积,每次看过,总觉还是不能把自己真实的感觉表达出来,有些感受用文字表达总是有些缺憾的,简单说,无论冬夏从禾木、喀纳斯归来,思绪和感觉总是有几天与周围的环境脱节的,对周围的一切都会多几分淡然,心境是一种开阔而明朗的,且在逐步重新融入习惯的生活时,时而还是梦里重现风景。
  
  2011年大年初四,随一行人去禾木、喀纳斯,初六晚11点30归。
  
  从县城出发准备先去禾木,过冲乎尔镇,进入海流滩,扑入视野的便是一片白茫茫,又是阴天自己便没有任何方向感。车速保持在四五十码,因为没有阳光照射,往前看除了白雪上车辙的痕迹,是无法区分路与雪地的。慢慢的行走,感觉整个世界是白的,天地浑然一体,看到远处有树落出灰黑的枝干,才确认有山的存在。雪的厚度超出我的想象,越往前走,路是推雪车清理出来的,在高高的雪墙中间夹着一条路,同样都是白色的,车缓缓而行,透过窗,没有什么远眺,只是感觉心里被一种无边的白色笼罩,而逐渐清晰明亮,是一种空旷的、透明的亮。到禾木、喀纳斯岔路口,转入进禾木的路,相对多一份崎岖,禾木山路辗转峰回,感觉路旁的树木渐渐多了,是挺拔的松树,抬头,可以看到天地之分的是山顶上的树。冬季没有别的风景,但一路缓行,却是各色的变换,雪蘑菇就是在山里没有风的地方,落在树枝上形成的景观,看路边雪地上有不同的蹄印,大小、形态不一,是冬季动物出没的踪迹。在半山停在有树木的河边,同车4岁的小畅儿说,看那不是白色的鳄鱼吗,还有雪兔在睡觉呢,从孩子的想象看,果真多几分新意。嶙峋的石块是河水失去平稳,平稳处有冰,坡度处看到清澈的河水欢快的流畅。山有多高,水有多长呀,不断盘旋升高的路一直有河的陪伴,有树的映衬,相辅相成,无需泼墨的山水画。用3个半小时到达禾木时,天已经黑了,山洼处的世外桃源,比县城的夜来得要早。
  
  入住当地哈萨克族的平房,此处到旅游季节便是对外的旅馆了,室内的灯光尚不如炉火的光亮,这里的冬季有电灯已经不错了,由于电动机带的范围大,所有的灯光都是暗暗的,室内的炉火旺盛的火苗,从冰天雪地走来,。因提前有约,已另有民族朋友早已准备好抓肉及其他,在热烈的拥抱和问候中入座,满桌飘香竟不知从何处动箸。各色面点做出不同花色,单是视觉的享受就很满足了。因自己是第一次冬季到来,相对他人便是贵客了,由此主人是格外的加了一份热情,奶茶、酥油、自家的果酱,奶疙瘩,一一品尝,平日连味道都不想闻的奶酒此时也变得爽口了。离开客人家,整个禾木在夜的淹没下,是一种幽幽的沉寂,只当车从村庄路过,引来狗的狂吠,才感觉一种有人烟的生动。有当地朋友到入住处探望,嬉笑谈论中以至深夜,送客之后,主人又特加厚褥子,说是恐住惯楼房的人不习惯,一个大通铺,墙边有一排备用的被褥,如此大的床,是小畅儿多几分惊喜,一直在又蹦又跳。刚躺下的感觉好热,炉火的光映衬着,感觉脸上都是热辣辣的。想去封火,被行家阻拦,说过会就知道了。不知睡了多久,竟是被身下的寒冷扰醒,觉得脊背有寒气浸入,通体的凉,再也没有睡意,许久无法入睡,静听外面,有雪轻轻坍塌的声音,因为是木屋隔音效果不佳,隔壁的鼾声清晰入耳,悄悄穿衣推门出去,便是没有院落的大院,山庄此刻的冷是带着呛人鼻息的感觉,稍站一会便禁住的颤栗,不再贪婪夜的静谧,不再看星星眨眼,不再听大自然的呼吸,悄悄返回借炉火的光,为自己又铺垫几床褥子,又炉子加满,压着一份期待的激动,渐渐入睡。
  
  翌日,在太阳出来前便起床,呼吸室外的空气,外面的风景竟是与昨夜大不一样,所住之处是禾木村庄下坡地,岭南是一缓坡,整个被大雪覆盖,坡顶在渐亮的晨光中有猎狗或是牧羊犬在静卧,悄悄留下这一刻的感觉,称谓禾木卫士。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