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彩虹挂在天边 和灿烂的晚霞交相辉映

日期:2018-01-04 09:40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夏天的雷阵雨来得猛烈,去得也迅疾,蓝冰到家时雨就停了,。连日的暑气和漫天的尘埃被冲刷一净,天更蓝了,池塘的荷花红得炫目,岸上的柳枝绿得让人怜惜,墙白得空灵,瓦黑得纯粹,鸭子在自由自在的凌波戏水,小狗摇头摆尾在门口悠闲的溜达。蓝冰觉得心旷神怡。
  
  青文跳下车,雨水顺着帽檐滴下来,轻薄的乔其纱贴在身上,玲珑剔透的身材一览无余,青文又羞又急,溜进屋,关上了房门。沈玉罐在屋外骂道:“疯疯傻傻的死丫头,不好好在家呆着,出去冲魂,淋了雨,伤风咳嗽还得打针吃药,乱花钱,明天就给我死到上海去。”青文连打了几个喷嚏,没敢犟嘴。蓝冰浑身也湿透了,好在衣服宽大厚实,她到家后就洗澡,等她换好衣服出了门,桌子上已经放了一碗生姜红糖茶,妈妈怜惜道:“下这么大雨也不知道躲躲,喝了生姜茶早点睡觉,出了汗就好了。”蓝冰端起碗,咕噜咕噜猛喝一气,连茶带姜全部喝下,抹了抹嘴说:“这生姜茶太辣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往哪儿躲呀?躲在树荫下,还不被雷劈了。”妈妈扬起手,拍了一下蓝冰的后背:“这丫头口无遮拦的,咋说话呢?快睡觉去。”
  
  美美的一觉让蓝冰神清气爽,她记挂着青文,青文感冒了,发烧,鼻塞,头疼,一连几天打针吃药,稍稍好转就回了上海,临行时还再一次的叮嘱,如果有伪军的消息别忘了去信告知。
  
  开学了。
  
  农中孤零零的坐落在离蓝冰家十里远的田野里,周围十几亩地原是给半农半学的学生和老师耕种的,分田到户后水田承包给附近的村民,后面的高地留着学校做操场和村卫生室的中草药用地。两个月的假期,校园里人迹罕至杂草丛生,藤蔓攀上墙头,爬上电线杆。校长在广播说:“今天下午全体师生大扫除,高一1班的包干区是操场,自带镰刀大锹篮子。。。。。。”
  
  下午,同学们三三两两的来到操场,操场很大,健身设施却很少,只有一副单杠,一副双杠,日晒夜露的早已锈迹斑斑,两个水泥篮球架也爬上了牵牛花藤,朵朵墨蓝色的花蕊幽雅美丽。操场四周长着挺拔的水杉,古老的银杏,歪脖子杨树。树下水竹芦苇相互倾轧,荻草安于一隅,枸杞蔷薇紧紧纠缠,野豆子攀上了高枝。女生们远离操场,不愿靠近,一个高个子男孩率先挥起镰刀,将藤蔓撕开了一个口子,男生们一字儿排开,女生们戚戚的跟在男生身后,同学们的劳作打破了往日的宁静,小鸟洋辣子大青虫蚂蚱小青蛙被捅了老窝,到处乱窜。“蛇!大蛇!”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吓得女生尖叫不止:“在哪儿?打死它!”男生们群情激奋,挥起手中的家伙穷追不舍,蓝冰连忙跑过去,拦住男生们大声说道:“蛇是益虫,它专门吃老鼠的,你们不要打它!”男生们稍一迟疑,蛇趁机钻进附近的野菊花地,唆的一下就不见了。男同学们无所获又折回操场割芦苇铲草皮。女同学见大蛇跑了,很是生气,尤其是一个穿着极其考究的高个子女生,操着一口的北方口音说:“你这人是怎么回事?这条蛇万一再游回来,咬了人怎么得了?”蓝冰笑着说:“蛇的胆子极小,一有动静它自会逃跑,绝不会先攻击人的,再说了那是一条水蛇,没有毒,就是被咬了也不会有事。”那个女生说:“反正我们不干了。”别的女生也跟着附和。蓝冰见所有的女生都走到了操场的外围,也不做理会,她独自拿起镰刀,和男生一道挥汗如雨。这点活计对蓝冰来说真不算什么,她干得正酣浑然不觉一个洋辣子从树上掉下来,正巧落在蓝冰的手臂上,继而滑落到手背,顿时手臂至手背赫然出现一道红肿,奇痒无比疼痛难忍,抓也抓不得,揉又揉不得。蓝冰拨开乱草,找到那个作案的洋辣子,用镰刀柄碾了,取出洋辣子的肠子,涂在手臂上,顿觉凉丝丝的,痛感也缓解了许多。在操场外聊天的女生见到蓝冰这样的举动,都很不解,那个高个子女生更说:“恶心死了!”女生们的非议,蓝冰听得真真切切,但她懒得搭理。
  
  三小时后,操场四周的杂草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场地被整修的平平坦坦,金色的夕阳透过密密的树枝,斜照在操场边小山一样的杂草堆上,蓝冰长吁了口气,欣慰的笑了。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