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秋天真有点怪 灰白的太阳懒洋洋的照着

日期:2018-01-04 09:42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却不见一块蓝天,远处隆隆的雷声传来,却不见一片云彩。粗壮的银杏树撑着大伞直挺挺的立着,满树小扇样的叶子却送不来一丝凉爽。死死纠缠住银杏枝叶的苦瓜藤蔓,耷拉着脑袋,苦大仇深的苦瓜掩藏在叶子下面皱着个脸。肥厚宽大的芋荷叶无精打采的打着卷,未老先衰。蔫儿吧唧的茄子,似乎老年痴呆。火辣辣的朝天椒虽雄赳赳地昂着头,叶子却早已秃光。顽强的小青菜秧儿虽顶破了泥块,却遭当头一棒。
  
  父亲的老毛病又犯了,孱弱的他蜷缩在树下的藤椅上,剧烈的咳嗽使他涨红了脸,满头的白发颤抖着,泛着银光,小狗伸长了舌头,趴在父亲的椅子下,猫咪老黄叼着小猫在树荫下转圈,隔壁碗叔站在河对岸,大声嚷嚷道:“李老四你是怎么打水的?我家稻田里现在还是干巴巴的,没一点积水,这叫我怎么治虫呀?”李老四扛着大锹,走出来,分辩道:“今天我四点钟就起来打水了,地里干得裂开了口,你家稻田离水泵口远,总得将近处的稻田灌满了水才能流到你家地里,这能怪我吗?”妈妈弯腰摘下一个痍了的南瓜,可惜的说:“再不抗旱,菜蔬都得干死了,要不你将小水泵接好了,给菜蔬浇浇水吧。”父亲气喘着:“死就死吧,我真的没力气,不想动。”妈妈没法,只得挑水抗旱。
  
  周一的事情特多,直到傍晚才回家看看父亲好点没,老远就看见妈妈挑着水桶站在水桥上,我蹭掉高跟鞋,光着脚丫,跑到跟前,一把夺过扁担:“妈妈你这是干什么?这么大岁数了,水桥上都是青苔,滑到了怎了得?我来挑吧。”妈妈说:“家里有水泵呢,你们来得正好,通上电打水抗旱便是。”先生一听,自告奋勇进屋,一手拎着小水泵,一手提溜着水管,我连忙上前帮忙放开水管子,父亲也站起来从屋里找来了多用插座,先生麻利的接好线头,通上电源,一股水流从水管里涌出,我手一哆嗦,全喷在身上,顿时成了落汤鸡,我索性双手捏住水管,增加水流压力,让水注压缩成水雾,喷射出老远。先生弄好了水泵,想接过我手中的水管:“瞧你浑身湿透,哪像是干活的人?还是给我吧。"我愣是不撒手:“小瞧谁呢?好歹我也干了四十多年的活计,也算是个老农了。”先生朝父亲努了努嘴:“你就别吹了,老农在那坐着呢。”妈妈见了,笑着说:“细货你哪里是抗旱?简直就是作水做怪。”先生听了,幸灾乐祸:“作水的人晚上得尿床,细货这称呼好,比什么云什么霜的强多了。”我一听恼了,拿起水管,对着先生就是一水注,他躲闪不及,喷了一脸,顾不得擦,一下子抢过我手中的水管,我连忙溜了躲到妈妈身后,还没忘埋怨妈妈:“我都这么老了,你还叫我细货,多难听呀,何况还当着外人的面。”妈妈笑着说,“亭也不是什么外人。”先生一听可来劲了:“就是就是,女婿等于半个儿,我咋是外人呢?”爸爸蹲在田边:“这些蔬菜可有救了。”
  
  今天又下了一场雷暴雨,我给先生电话说:“昨天的一身泥巴算白瞎了。”先生说:“如不是你昨天作水求雨,今天这雨还不一定下呢。”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