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交给我们做人的道理 有如妈妈般的叮咛

日期:2017-10-30 09:47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老师交给我们做人的道理 有如妈妈般的叮咛
 
  今天天气特别好,风和日丽,阳光明媚,趁着这么好的天赶紧把结婚时陪嫁的新被子们拿出来晒晒。
  
  以往都是每年的夏天会把被子拿出来晒,今年夏天雨水多,一周之内三天阴天两天下雨,还有两天是一会大太阳,一会大雨点,变化莫测,让人防不胜防。所以一直没有机会晒。
  
  立秋后,雨水少了很多,又难得今天这么好的天,今天不晒更待何时。
  
  打开放被子的衣橱,首先映入眼帘的两床新被子。不由得让我一下陷入回忆中。
  
  这两床新被子是我结婚时我的老师亲手为我做的。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还有两天就到结婚的日子了,我去老师家请老师来参加我的喜宴。
  
  我去时高老师和奶奶(老师的婆婆)正在地上做被子。(我们这里的习惯,做喜被在地上,床上空间有限,一床被子好几个人做,地方小了根本不行。在地上铺上干净的东西,大家席地而坐,你在这边我在那边,你一个角儿我一个角儿,一会一床被子就做完了。)
  
  我看老师忙着,就简单的把来意一说,老师慈祥的笑了,边低头忙活着穿针引线做着被子,边依然不紧不慢的用那温暖的声音说道:我知道了,这不是正在给你做被子吗。今天才听说你结婚的消息,时间太紧,来不及去弹新棉花了,就把我自己刚做不久的一床被子拆了,给你换了新的被里被面。
  
  我这才仔细定睛看了看地上的被子。才明白,原来老师是在给我做被子。
  
  老师头也没抬的继续说道:你奶奶(老师的婆婆)病着我也没有时间去县城,就给你在村里集上买的红丝线,挑了两床红色的被里被面,你别嫌弃。你是我第二个为她亲手做被子的人。第一个是我外甥女,她也没有娘……
  
  我默默的听着,什么也没说。只是被心里的那种暖流,那种感动,那种意外,那种被爱充满内心的感觉,堵住了嗓子眼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听到自己不由自主的咽了口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说感谢?说感恩?好像都太轻了。
  
  说起和高老师的缘分真是说来话长。其实高老师从来没有教过我,她并不是我的教学老师。只是小学三四年级是在她们村里的学校里上的。那时学校不大,只有两间教室。一间是五十多岁的男老师王老师教三四年级。一间是高老师一人教学前班和一二年级。
  
  教室很简陋,下雨时是外面下大雨,屋里下中雨,条件可想而知。我实在记不起和高老师是怎么相识的了,但是自从认识,高老师就对我特别好。
  
  记得那一年防疫站来学校来打大脑炎的预防针,要求所有学生都必须打。同学们都排队去,轮到我了我就是不去,一是怕疼。二是家里木有钱。王老师跑了好几趟,好话说尽我就是不去。
  
  到最后都打完了,只剩我一个人没打。一会高老师来了,抱起我就走,根本不管一边嘴里喊着,我不去我不去,我家没钱。一边连蹬带踹的那一套。只管连抱带拽的拖着我往前走。
  
  边走边尽量温和却又焦急的口气和我说:你娘不在家,你要得了大脑炎,以后你家怎么办?让你奶奶怎么办?没钱不要紧,我给你出钱。
  
  那一年我九岁,娘离家出走了,把我和七岁的弟弟扔给奶奶。23年前,家家户户都很穷,一个农村老太太哪来的钱。平时看小伙伴们吃五分钱的冰棍儿,我都不敢和奶奶要钱说买一支。
  
  何况预防针一块五毛钱一针呢?一块五毛钱对于现在来人来说丢了都不心疼。但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简直是巨款。
  
  听到老师这样说,也不知是被老师所感动,还是被老师的语气所温暖,总之我停止了哭闹,乖乖的扎了针,以前那么怕疼怕扎针的我,这次居然没有一丝害怕,而且也没觉得疼。
  
  我回到家和奶奶一说扎针,奶奶果然说咱别扎针了,没有钱啊。但当听到我说老师已经帮我出上钱时,奶奶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二话不说就拿出放在最贴身口袋里的,被小手绢一层又一层包裹着的一沓薄薄的毛票,在里面数了一块五毛钱出来,然后又用沾着唾沫的手数了两遍才递给了我,说让我还给老师。
  
  我把钱带到学校,并没有把钱交到老师手里。我觉得老师肯定不会要,所以就趁老师不在办公室的时候,偷偷的放在了她办公桌的抽屉里。
  
  那时候小,总觉得老师早晚肯定会发现自己的抽屉里多了笔“巨款”的。所以始终没和老师提过。
  
  其实现在想想觉得挺可笑的,看看现在的自己,别说一块五,就是十五,多了或者少了,都不会发现。更何况那时老师的抽屉里好像还有很多的零钱。多一块少一块的根本不会觉察出来。
  
  一提起老师的好,话就不由得多了起来,要是细说,恐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总是记得那时我和高老师的儿子是同学,在一个班,他看到高老师总对我很照顾,特别生气,天天和我找事吵架。
  
  有一次还纠集他们村的几个男孩在放学的路上拦着我,要和我打架。我倒是不怕他们,可他是高老师的儿子我不能和他打架。但是他们又拦着不让我走。
  
  正在双方僵持,我不知如何是好时,只见高老师,和高老师的老公张伯伯,骑着自行车急急忙忙的在后边撵了来。老师来了,就和我们一起的几个女生说,你们快回家吧。
  
  我们一看解围了,赶紧加快脚步往家的方向赶,还不时的回过头去看看,有一次正看到张伯伯在用脚踢了谁一脚。太远了也没看清。
  
  之后有一次和老师走在路上去劳动。老师一边和我说着为我同学道歉得话,一边伸出右手给我看说,你看我那天打他(老师的儿子,我同学)打的手都起泡了。
  
  我看了老师的手一眼,确实在右手大拇指没有纹路的地方有一个绿豆大小的水泡。其实我心里明白,老师是想哄我开心,要不然得多大劲儿打人手才能打出泡啊?我的反应从来就是感动,然后低头不说话。
  
  不过从此我那同学更看我不顺眼了,只不过变成了言语上的攻击。前年去高老师家难得我那同学那年在家,我俩人碰到一起还说呢。只不过现在都大了,小时候的事儿都变成了笑话。
  
  就算我结婚以后,一直到现在三十多岁,老师还是依然关心着我,而且不光关心我,还有我的孩子。比如孩子多大不能吃什么,需要注意什么,比如需要让孩子养成的习惯,比如如何教孩子学习等等。
  
  现在想来自己在老师的关爱下,已经不知不觉走过了二十多年。每次去老师家,老师都会用双手分别牵握着我的两只手,一个劲的说着那说不完的暖心话,。
  
  记得老师曾和我说过一句话,老师说:在我的心里,你即是我的孩子又是我的朋友……
  
  我的反应就是沉默不语,只是在心里说了一句:在我的心里,您即是我的老师,又是我的妈妈。
  
  承载着似海师恩的两床新喜被,结婚七八年来我一直舍不得盖。我曾想过一直留着她们,看着她们,让她们陪着我,就像老师和妈妈陪在我的身边,我要当传家宝。但现在我改变了主意,给她们找到了更需要她们的地方。希望她们的爱和温暖一直传递下去。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