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就像饥渴的人遇到甘泉水 一拥而上

日期:2017-11-13 09:14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幸福就像饥渴的人遇到甘泉水 一拥而上

 阿里接到三姨电话后,回到宿舍也没刻意打扮自己,喜欢本色是他的一贯性格。他依然穿着那条肥大的牛仔裤,戴上那富有民族特色的八棱牛仔帽,只是鞋子换了一双新的旅游鞋。他刚想动身去三姨那,突然手机响了,一看是文慧打来的。
  
  “喂、阿里啊,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烧烤。”电话里传来了文慧那柔柔的声音。
  
  “不行啊,一会三姨要我去她那相看对象,今晚看来是没时间啦!”直率的阿里毫不隐讳直言相告。……迎来的是对方死一般的沉寂。当阿里又接着喂、喂两声后,发现文慧早已挂了。
  
  当火急火燎般的阿里敲开三姨的楼门,眼前突然一亮,顿时惊呆了。和三姨同在客厅里的女人是那么眼熟,还没有完全消失的记忆一下子浮现在眼前,是她,就是她!“阿里啊,我给你引见一下,这个姑娘叫闫慧,平常人们都叫她慧儿,是三姨在舞厅认识一个朋友的女儿,可乖巧了。”三姨见阿里直勾勾盯着那个姑娘,看得令人发毛,就赶紧过来打圆场。
  
  正在这时,三姨说的那个小慧姑娘背兜里突然响起了来电铃声,“对不起,我接个电话。”慧儿赶紧打开了兜子,拿出手机,摁了一下接收键,转身朝室内窗前走去。与此同时,阿里也看清了她拿出的手机和自己在地铁车上被偷的那部手机一模一样。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阿里刚想发作,三姨一看阿里的脸色凶得吓人,拳头攥的是那样紧,就觉得不对头,她一把拽住他,直接拉进了内室。
  
  “三姨,这个闫慧就是在车上偷我手机的那个女人,现在是人脏俱在,我想揍她!……”还没等三姨来得及开口,阿里就连珠炮似的把深藏在内心已久的积怨迸发了出来。“你看准啦,真的是她吗?”三姨满怀疑虑地看了阿里一眼。“是她,化成灰我也认识,况且那手机也和我被偷的一模一样啊!”阿里愤懑地肯定着。“你先别急,一切听我的,我会弄明白的。”三姨老练地嘱咐阿里,随着把他又领回到客厅。
  
  慧儿刚接完电话,手机还没来得及放到兜子里,三姨已笑吟吟地来到了她的跟前。“慧儿啊,你这手机好漂亮的,价格不菲吧?”“啊,我还真不知道是多少钱买的呢,是几个月前姐姐送我的。”慧儿略微迟疑一下告诉三姨说。“你姐姐也和你一样漂亮吧!”三姨紧接着顺口又问了一句。“我和姐姐是孪生姊妹,一般生人都分不清我们俩谁是谁呢。”慧儿脸上泛起了浅浅的红晕,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着。
  
  “姜还是老的辣,刚才多亏三姨制止住自己,否则一顿拳脚下去……”阿里一边暗自思量,一边再次重新打量起这个也叫慧儿的姑娘。不看则已,仔细一看还真与在地铁车上看到的女子有点不同之处,虽然两人的长相一模一样,都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尖尖的嘴角也都微微上翘,也都有两个迷人的小酒窝,可这个慧儿明显的多了几分矜持,少了她姐姐的许多轻浮。
  
  “慧儿,阿里你们来这边沙发上坐吧,吃点水果啊。”三姨看到闫慧被阿里瞅得有些羞涩的样子,就有意地打破僵局。
  
  这时阿里的眼光变得柔和多了,眼前这个闫慧一颦一笑无不勾起他那难忘的回忆,她简直就与十多年他入狱前的小慧像一个人似的,也是那样文静、那样腼腆、那样温情……
  
  “我去超市买点菜,你俩晚饭都在这吃好了,我一会就回来,你俩先聊会吧。”三姨似乎看出了阿里的心思,她看两个人都不言语,就有意回避一下。
  
  宽敞的客厅里只剩下阿里和慧儿,两个人并排坐在沙发上,仍然一言不发,空气好像被凝滞了似的。阿里下意识地侧身向离他不到一米远的闫慧溜了一眼,恰巧也迎来了慧儿的目光,四目相对,让阿里那心顿时咯噔一下,慧儿那目光简直与他在地铁车上艳遇女子的目光一样啊!“哼,妖精、骗子、不得好死!”阿里暗自在心里诅咒着,刚才突转的好感又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阿里、听你三姨说,你打过熊呢,好厉害呦!”闫慧首先打破了沉寂的尴尬。
  
  阿里脖子上青筋爆出,他感到自己的伤疤再次被捅伤一次,他那被熊掌撕开的白花花屁股仿佛被眼前的慧儿看到了一样,顿时满脸通红,觉得无地自容。
  
  “嘻嘻、有啥不好意思哈,看把你羞的,你可是我心里的大英雄哩……”慧儿进一步调侃着。“我可不是什么大英雄,还蹲过十年大狱呢!……”阿里总算说话了,可他的话音还没等全部落地,闫慧早已惊呆了。她脸色突然凝重起来,瞬间像变了一个人,死死地盯着阿里,好像能从他身上窥视出点啥似的,“你说的是真的吗?能给我讲讲吗?”她既惊讶又疑惑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阿里接着就把自己怎样和狗剩去打猎,怎样差点被熊要了命,狗剩怎样救了他,他又怎样替狗剩顶了罪,怎样失去了小慧……”还没等他讲完,眼前的慧儿早已被感动的泪流满面了。
  
  “你是好人,如果你愿意我做你那个失去的小慧……”闫慧掏出手帕抹掉脸上的泪水,面露羞红欲言又止地说。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你说吧,只要我知道的。”慧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阿里。
  
  “你姐姐是做什么的?”“她……”慧儿迟疑了片刻没有回答,看样子似有难言之隐。“你说吧,没关系的,我只是随便问问。”阿里不露声色继续追问。
  
  “她前些天出事了,现在在看守所呢。”慧儿面带愧色说完这句话后,不等阿里再问,就敞开话语滔滔不绝地全盘托出。原来她姐姐名叫闫敏,小名叫敏儿,这对孪生姊妹虽然长相一样,可稍大一点,两个人的性格习性就截然不同了,姐姐讲究穿戴,好逸恶劳;妹妹朴实善良,刻苦耐劳,所以敏儿没读完初中就辍学在家,经常与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鬼混。而惠儿学习一直很好,大学毕业已一年多了,曾在一家中外合资公司应聘就职,然而就在参加工作后不久,惠儿就觉察出五十多岁的公司经理垂涎她的美色,总找机会缠着她,竟然有一次差点被他强暴了。一气之下,惠儿辞去了这份工作,赋闲在家有四个多月了。这期间虽然也曾看过几份工作,但都不太如意,故而不得不等待机会。也就是在她觉得苦闷的日子里,姐姐敏儿多次劝她出去跟她混,惠儿知道姐姐不务正业,不但一口回绝了她,还反客为主地规劝姐姐要走正道,可在黑道上已积重难返的敏儿对妹妹的话就是听不进去,为此,姊妹俩不知吵了多少次。在一次纷争中,敏儿竟然把惠儿的手机给摔坏了,几天后,她又送给了惠儿一部手机,说是给妹妹新买的。不久前的一天晚上,也不知敏儿犯了什么事,被开来的警车给带走了,后来通过关系打听,才知道敏儿是涉嫌参加盗窃诈骗团伙等罪行被拘禁的。“她可能要被判刑呀。”说到这里,惠儿早已泣不成声了。
  
  正在这时,三姨拎着一兜熟食开门进来了。“阿里你对惠儿怎么啦!”她看到惠儿那悲戚的样子,还以为阿里欺负了她呢,就申斥了阿里一句。“三姨、和阿里没关系,不怪他的,都是我……。”惠儿檫了檫泪水,赶紧解释说。
  
  一会功夫,三姨已拾掇好了一桌饭菜。因惠儿不喝酒,阿里也只是喝了一瓶啤酒,吃完晚饭后,大家又闲聊了一会。“三姨、阿里、我得回去了。”见天已渐黑,惠儿首先起身告辞。“好吧,阿里送送惠儿,姨就不出去啦。”三姨边嘱咐阿里边打开了房门。
  
  马路上车来车往,人行甬路被路旁的杨柳遮掩着,路灯透过那些繁茂的枝叶,洒在地上印映出了不规则的斑驳花纹,阿里和惠儿肩并肩默默地向前走着。
  
  “阿里,你嫌弃我吗?”惠儿首先打开了沉默,虽然阿里看不清她的面部表情,但从她那颤巍巍的话语中似乎已察觉到了她的羞涩。“我怎么会嫌弃你呢,如果你愿意相处,我们就处处吧。”阿里快言快语,毫不掩饰自己。接着又是许久的沉寂……
  
  惠儿家离阿里三姨家并不算太远,他俩虽然走得很慢,但不到二十分钟就来到了惠儿家的楼下。就在她与他相互道别之际,楼下的昏暗吞噬了她猛如突来对他地拥抱,还没等阿里反应过来,惠儿早已头也不回地跑进了楼道,留下的是噔噔噔的急促脚步声。
  
  那拥抱虽然只是刹那间,可阿里半天才缓过神,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这样近距离接触异性。在他入狱前虽然和小慧也曾卿卿我我,但在身体上却从来没有接触过。阿里有些沉醉了,他像根埋在路旁的木桩呆呆地矗立在那里,好像在等待春天的到来,好让他这根木桩发芽生枝开花结果。
  
  阿里一直看到惠儿四楼居室的灯光亮了又熄灭了,才转身离开。突然他看到不远处的绿化矮树墙下站起了一个人,掉转身匆匆朝小区大门走去。阿里一下子惊呆了,那背影是那么熟悉,是她,就是她!他疾步追了过去。前面的人好像发现了有人追赶,也加快了脚步,可哪能有曾在原始森林里追逐野兽的阿里跑得快,一会功夫,阿里就赶到这人的背后。“文慧是你吧,不要跑啦!”
  
  气喘吁吁的文慧突转身子,一下子扑到阿里的怀里,一只手紧紧搂住他的后腰,另一只手使劲地捶打他的胸口,号啕大哭起来。“文慧,你、你、你不要这样好嘛。”不知所措的阿里不知怎样才能安慰好文慧,竟然有些语无伦次了。“你不懂人家的心呦……”文慧边哭边说,右手的小拳头动作更大了,只是重量比开始显得轻了许多,但左手臂却把阿里楼得更紧了,她那柔软富有弹性的乳房紧贴在阿里的胸上,虽然隔着衣服,但阿里依然有一种被电流击中的感觉,一阵燥热瞬间涌遍全身,令他有些不能自持。
  
  好一阵子,阿里终于挣脱了文慧地拥抱。“我还没吃饭呢,你陪我去吃点吧!”文慧檫了檫眼泪,不由分说,拽住阿里的胳膊就往附近一个叫情侣醉的小饭馆走。
  
  饭馆里很清静,是由一个个小雅间组成的,两个人进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包间,点了四个菜和一小笼天津包子,启开一瓶北京二窝头,面对面畅饮起来。阿里本来就喜欢喝白酒,刚才在三姨家只喝了一瓶啤酒,就像漱口一样,很不过瘾,现在见了白酒,,他与文慧撞了一下杯子,一仰脖子先干了下去,令他想不到的是文慧也跟着把满满的一杯酒干了。
  
  一会功夫,一瓶白酒就见底了,再看文慧,脸蛋红得如盛开桃花般灿烂。“服务员、再来一瓶!”已带醉意的文慧高声喊道。
  
  “二位,不早了,你们也该回去休息了,我这小店也早到下班时间啦。”饭馆老板娘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满脸推笑,客气地来催了两次。阿里一看手机,已是午夜十二点,再看文慧,竟然趴在桌子上呼呼睡着了,微闭的双眸漾出了滴滴泪花。
  
  阿里抱起文慧,跟跟跄跄走出饭馆。拦了一辆出租车,把烂醉如泥的文慧直接送到她的出租屋。他小心地把她放在床上,扯床被子盖在她身上。
  
  “水、水……”阿里推门刚想离开,突然听到文慧隐约的喊声,他不得不掉头回去,拿起暖瓶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扶起她的头,把水杯送到她的嘴边。随着一阵咕嘟嘟地吸水声,文慧已把一杯水喝得干干净净。“还想喝吗?”阿里轻声问道。“喝、喝,我没醉……”显而易见文慧是在说醉话。就在阿里转身再去倒水的时候,听见文慧哇的一声呕吐,紧接着吐得更厉害,从床头到床下到处是污秽物,再看文慧,脸色煞白,毫无血色。
  
  “文慧、文慧!”阿里急切地连声呼唤着,可文慧没有半点回音,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连呼吸都显得很微弱。情急之下,阿里赶紧拨打了120。
  
  一夜未睡的阿里终于在清晨迎来了文慧的苏醒。“我这是在哪?”文慧环顾一下病房的白墙,看了看手上插的吊针,有气无力地说。“你可算醒啦,差点没吓死我。”阿里颇感慰藉地笑了笑。
  
  下午,文慧出院了,按医嘱还需要静养两天。阿里把她搀扶到出租屋,看她还很虚弱,就用双手把她托到床上,还没等手抽出来,文慧一双纤细的手已紧紧搂住他的脖子。“阿里、我爱你,不管你娶不娶我,我都愿意给你,你要了我吧!”她喘着粗气,喃喃地说。
  
  “文慧、不要这样,你身子还很虚弱,现在需要好好调养的……”阿里不忍心直言拒绝,只得委婉地劝慰她。
  
  阿里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走出文慧屋子里的,文慧那渴望的眼神,那流淌的热泪,那发自肺腑的呼唤,一直萦绕在他的脑际,想抹也抹不掉……
  
  正在这时,阿里手机响了,一看,是家中母亲打来的。“阿里啊、出事啦!小慧的儿子洗澡淹死了,现在小慧无招无落的,想去找你,她是个好女人,你就接受她吧。”
  
  顿时,阿里脑子里一片空白,小慧、文慧、惠儿像走马灯一样交替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会做怎样的选择呢?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