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 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

日期:2017-11-14 09:39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 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

 “吃了吗?”这句简短的见面语已经成为我们这代人的口头禅了,不管在哪见面,总把吃放在嘴边似乎不雅,不是这个泱泱文明大国后裔的初衷吧,我们祖先在与人见面寒暄时恐怕也不是这样吧。究其原因,并不是我们这代人讲究吃,这代人更不是十足的“吃货”,而是以前被饿怕了。
  
  曾经听过这样一副对联:上联是二三四五,下联是六七八九,横批是缺一少十。当时传言说这是一副反动对联,暗示缺衣少食,贴此联的人已被打成反革命抓起来了,究竟是谁贴的,就不得而知了。其实这些传言就是民谣,是那个布票和粮票都定量年代贫困的真实写照。
  
  衣服可以补丁摞补丁的穿,没吃的可就不行了,凉水总顶不了饿吧,在那饥难饱腹的岁月,人们最起码生存祈求就是饥不择食,不管好坏,吃饱肚子就行。
  
  记得有一年农田欠收,生产队给国家交完公购粮,再留除驴马骡牛所需的口粮,所剩就无几了,勉强每口人分得二百多斤瘪瘪瞎瞎毛粮。
  
  春节过后,多数人家就已吃上顿没下顿了。在那青黄不接的日子里,秋天菜地里捡的干白菜帮子和胡萝卜樱子,春天栽大蒜下来的蒜辫子,用开水煮熟攥成菜团子蘸上咸盐水,一时间就成了饭桌上的唯一可食之物了。如果看到谁能吃块苞米面大饼子,那简直让人馋死了。
  
  好容易熬到大地里的野菜露头了,野菜虽苦,可毕竟新鲜,总比干蒜辫子胡萝卜樱子之类好吃多了。一时间,田野里到处是饥焰中烧、面有菜色的妇孺老幼在挖野菜。
  
  村子里仅有的几棵老榆树刚长出榆树钱,就被一些小伙子爬到上面给撸光了。要知道,那时候能喝到榆树钱熬的汤可以说比现在吃海鲜要香几万倍呢!老王家的二愣子就是那年爬到了榆树稍,一不小心摔了下来不治身亡的,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年轻人就这样断送了自己的一生。
  
  终于盼到土豆下来了,人们总算吃到了一点像样的的东西。毕竟土豆含淀粉还是比较高的,用它来填饱肚子在那时已经是很奢侈了。为了省点,当然吃法也很简单,洗净的土豆也舍不得打皮,切成厚厚的土豆片倒在锅里,添上水,扬把大粒盐,加上火咕嘟烂了,就盛上一小盆狼吞虎咽连汤带水的灌进了肚子里。
  
  等大地的玉米棒长出小苞米粒了,胆大一点的就偷偷地跑进去,扒开棒子皮,贪婪地生啃了起来,啃饱后再偷偷地溜了出来。那个怕啊,就不用说了,一旦被生产队看青的抓到,那还了得,除了挨罚,还得戴高帽敲镗锣游街的。
  
  记得前屯有个姓赵的年轻妇女,是一个很文静清秀的女人,结婚两年多生了一个小男孩,没有吃的哪来的奶水啊,不得已她去房后生产队的地里掰了几棒苞米,恰巧被看青的给抓住了,在看青民兵的押解下,她戴着高帽,背着嗷嗷待哺不满周岁的孩子,敲着铴锣游了一天街,等到游完街回到家里解下孩子一看,小男孩已经没气了。几天后,她疯了,赤身裸体的在街上狂奔,歇斯底里地边跑边喊:“孩子哪去了?哪去啦?还我孩子、还我孩子!、、、”
  
  别看那个时代人们如此这般的生活着,可精神似乎没那么饱满的了。生产队经常召开“忆苦思甜”大会,那些依然穿着破旧衣裤,瘦的皮包骨的老贫农也经常走上讲台,控诉旧社会的苦,感念今天的甜。是啊,当时封闭的中国人从正面宣传中知道的就是世界还有四分之三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只有中国人最幸福了。
  
  林语堂说过:“中国就是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低阶层,。在动物园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这段话也许就是对那个时代最恰如其分的真实写照吧。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虽然旧时光早已成为过去,可是经过那个时光洗礼的人,恐怕会对那个时代铭记终生的。一粥一饭当知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尽管现在年轻人乃至孩童都熟知“谁念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但真正懂得珍惜的又有几个?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那个年代的旧时光固然没啥留恋,然而却给那代人留下了另一种财富——吃苦耐劳,珍惜现在。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