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余褪色的画梁雕栋诉说岁月的沧桑

日期:2018-01-02 09:28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唯余褪色的画梁雕栋诉说岁月的沧桑

 两年前那个炎热的夏天,去了南山,万亩竹海碧浪滔天。置身深处,石阶蜿蜒,万竿指天。竹风脉脉,溪流潺潺,万丈暑气一消而空。行至静湖,碧波如镜,镜中有山,因贪恋美色,安于一隅,止步不前,竟不知山外有山,天外有天,错失了险峰间的无限风光。
  
  这次故地重游,有意避开团队,悄悄乘缆车直至山巅,深处的人家静谧安详。阳光掠过竹稍,斜照在高大威严的牌坊上,鸡鸣村三个金字闪闪发光。踏上石板小径,秋深露重,两旁枝叶婆娑,竹影摇曳,丛丛野菊送来阵阵幽香,踏进金家大院,酒旗飘飘,戏台寂寞,全不见当年浮华。。私塾墨迹已干,气韵犹存,再也听不到稚气的的书声朗朗。我走走停停,拾阶而上,民俗观的每一件器皿都是一个符号刻印着一个足迹,串连起不绝的流年。
  
  信步徜徉,来到熊猫馆,顺着工作人员的指点,一只熊猫慵懒的踱着方步,来自北京的游客说:我们动物园的熊猫大的小的都有,雪白雪白的,可爱极了,哪像这只灰不溜秋,脏兮兮的。我笑着说:你们北京的熊猫带着皇家的贵气,自然雍容华贵,气度不凡,但怎及这隐居在深山老林的熊猫逍遥自在。突然我发现角落里还有一只熊猫,四脚朝天,捧着竹林津津有味的嚼着,那份怡然自得,那份淡定从容,那份憨态可掬,让我忒兴奋,快看快看那还有一只。同伴淡淡的说:我早就看到了,你好像刚发现了新大陆。我这才发现两只熊猫之间竟然隔着一张网,里面的出不去,外面的进不来,只能沿着网来回走着。我很不解,偌大的林子就两只熊猫,为何还得将它们分开。北京的游客猜测道,这两只可能是一对,平时分开便于饲养管理,来年春天应该在一起的。对这隔网相望的熊猫,我不禁深深怜惜,棒打鸳鸯的何止是王母娘娘?心想两情相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熊猫怎会有人类的情怀?看在网外徘徊的熊猫,谁知道它的无奈和呐喊?回到山外的旅游大巴同伴们都在分享购买的当地特产,只有我两手空空,目送着大山渐行渐远,从来处来,归来处去,只是在竹海深处稍作停留。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