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要社会主义的草 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日期:2017-11-15 09:07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宁要社会主义的草 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二)谁之罪
  
  “土地神啊,别怪我,这都是红卫兵造的孽啊!、、、”在老李家房后园子北墙角内,一个头发已渐灰白的五十多岁女人,跪倒在一片被砸毁的砖石瓦砾前祷告着。
  
  老李家房后园子北墙角的土地庙是老李父亲在世时修建的,据说是为还愿而修的,老李的父母一直到无惑之年尚无子嗣,后来老两口去村子里的关帝庙许了个愿,回家后老李的母亲晚上就梦见土地神抱着一个男孩进了她的屋子,随手把孩子推到她怀里,不久,老李的母亲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十月怀胎,生下了老李,为了感激土地神送子,老李父亲就在自家后面园子的东北墙角处砌了个小土地庙,每逢年节香火不断,延续到老李这已有近半个世纪了。
  
  就在半小时前,老李家突然闯进来十几个红卫兵,队长就是离老李家不远在县高中念书的邻居家孩子季文。他们手中都拿着锹镐,不由分说,直奔后院,转瞬功夫就把这座小土地庙夷为平地了。
  
  老李当时不在家,即使在家也不敢阻挡破四旧啊,他老伴更是无能为力了,别说自家的这座小庙,就是村子里有四百来年历史的高大关帝庙前两天都被打砸得破破乱乱,神武的关公及他周围众神的金身,一下子都成了碎渣,就连几户有砖瓦房的人家,房脊两头装饰的翘头都未得到幸免,被红卫兵爬到房顶抡锤打下,再一看,以前美观秀气的房顶顿时变成秃尾老鹰了。
  
  待十几个红卫兵扬长而去,老李的老伴颤巍巍来到原来的小庙前,跪对破瓦砾虔诚的祷告着、、、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不到一人高的墙外一下子探出了十几个人脑袋,原来打砸老李家土地庙的这些红卫兵并没有远走,他们有意的躲在墙外,看看里面的反应,果不其然,老李老伴的祷告正中下怀,他们腾身翻墙而过,季文上去就是一脚,把他平时叫大娘,也是他出生后因他娘缺奶,正赶上她生孩后奶水很充足,就帮着奶了两个月的老李老伴踢了个狗吃屎,随后就又上来几个红卫兵,揪着头发把老李老伴拽了起来。其余人上来就是一顿暴打……
  
  噹、噹、噹……一会功夫,蟑螂村的街上响起了铴锣声,一个戴着足有一米多高纸糊尖帽的老女人,脖子上挂着一块大牌子,牌子上写了八个醒目的大字:反革命分子张玉秀。
  
  在季文为首的红卫兵和村治保主任王大嘴押解下,老李老伴不停的敲打着铴锣,走遍了蟑螂村的大街小巷,整整游街到日落方才罢休。
  
  第二天,游街照旧。
  
  半夜,老李老伴投井了,当早晨人们发现她漂浮在井水里,就赶紧打捞上来,她的肚子已经像个大肚蝈蝈,脸色狰狞,紫青紫青的,人们从她的衣兜里翻到了一个封死的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个纸条,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我没罪,有罪的应该是那些害我死的人!
  
  老李草草的掩埋了老伴,人们看见这个平常开朗健谈的男子汉突然变得沉默寡言了,他一连几天坐在屋里不出来。人们以为他苦闷,就没想太多。
  
  就在老李老伴自杀的第七天后半夜,季文家失火了,当人们扑灭了他家的大火,一切早已化成灰烬,季文全家五口无一能幸免于难,只是里面还多了一具尸体,仔细辨认,是老李。
  
  谁之罪?
  
  (三)风雨难避,朽材难固
  
  金秋十月,咋寒还暖。
  
  天刚蒙蒙亮,郭子固就从自家的小窝棚里钻了出来,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里面既潮湿又憋闷,都让他感到有些窒息。这个小地窝棚他和老伴已经住了两个多月了,那是八月初的连天大雨,冲毁了他家的泥草房,无奈之下,只得搬到儿子家去住,可儿媳妇不高兴,总找茬生气,不得已,他和老伴就又搬了出来,没钱租房,就回到了倒塌的老房子旁边搭了个地窝棚,暂作栖身之地。
  
  没房住怎么能行,夏天住窝棚还勉强,秋天就不好过了,到了冬天不冻死才怪呢。前几天,郭子固整理了一下两间倒塌房屋的老房木,见有些已经朽烂了,没办法,他只得和邻里要了些破木头,请了个木匠,左钉右接,勉强支起了两间摇摇晃晃的小房架。
  
  按农村的风俗,盖房子上樑之日最起码得放挂鞭炮贴副对联,郭子固穷啊,舍不得花钱买鞭炮,就凑了几角零钱去供销社买了张红纸,准备求老八爷子给写副对联。
  
  说起老八爷子,就不能不让人想起孔乙己。年过九十的老八爷子姓边,在家族中排行老八,所以人们都习惯的称呼他为老八爷子。小的时候,他的家境还可以,经过十年寒窗苦,也算满腹经纶了,本想一举成名天下知,怎奈屡试不第,再加上家境日下,世事变迁,只得在村里做了个私塾先生,勉强维持生计。他早年也曾娶妻生子,可都不幸夭折了,孤身一人的他也像孔乙己一样穷困潦倒,但仍不失满口之乎者也,几件旧长袍也总不离身。
  
  解放后,年迈的老八爷子成了村子里的五保户,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都去求他给写对子和记账,他那一手好字时而也派上了用场,多少还能混点酒喝。
  
  早饭后,郭子固拿着头一天买的红纸,迈进了老八爷子的家门。
  
  “八老伯啊,您还好吧,我有事求您来啦!”进屋后,郭子固赶紧和坐在破旧八仙桌子旁边的老八爷子打招呼。
  
  一看郭子固拿的那卷红纸,老八爷子就明白了,是求他写对联来了。但他仍然故作不知的回道:“有什么事就说吧!”
  
  “您看,我那破老房子被雨水泡倒啦,想重新翻盖一下,总得贴副对联吧!就有劳您老人家了。”
  
  “那以何为题?”老八爷子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子,有些卖弄的问道。
  
  “几根糟木头架起的小破房,我就是讨个吉兴,见见红,老伯您就随便写吧。”郭子固不假思索随口回答道。
  
  老八爷子又捋了捋胡须,略一沉吟,铺平了纸,蘸足了墨,一挥而就。
  
  村子里大道上走过来几个人,一脸严肃,一看就是上级领导模样,大队王书记和郭大队长被打成走资派,停止了工作,只有造反派治保主任王大嘴小心的陪在身边。“你们不能只拉车不看路啊!”公社革委会刘主任回头对王大嘴说。
  
  “那是、那是,我们对阶级斗争这根弦紧绷着呢,对阶级敌人看管可严了。”王大嘴献媚的回答。
  
  “我们这次来主要不是看你村生产抓得怎样,随着文化大革命的深入,我们要注意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啊!”刘主任对大嘴的话未置与否,接着说道。
  
  “那是、那是,我们”王大嘴进一步讨好的说。
  
  、、、、、、
  
  突然,路南园田里新立起的两间小房架映入了一行人的眼帘。房架子单薄得好像病入膏盲快要死的人,瘦得可怜。如果来一阵大风,很可能被刮倒。只有那门柱上贴的大红纸对联似乎还有点活气。
  
  “这是谁家盖的小破房,还贴了对联!”刘主任有意无意的说。
  
  “是地主分子郭子固盖的,他家的老房子地势低,被下大雨泡倒了,就跑到他的自留园盖房来了。”王大嘴赶紧幸灾乐祸的告诉刘主任。
  
  “啊,走!大家过去看看他对联写的什么?”刘主任边说边带着大家来到房架前。
  
  “草舍可安居聊避风雨,朽材能永固稳度春秋”力透纸背的两联端庄的正楷字立刻展现在人们眼前。
  
  “好!这毛笔字写得太漂亮了,对联对仗也工整,也符合这小破房的实际、、、”在刘主任秘书小李的赞许下,一些人也跟着啧啧的叫起好来。
  
  “哈哈,这都是我们村对地富改造的成果啊!……”大字不识两斗的王大嘴也赶紧跟着附和,但善于观颜察色的他一看刘主任始终一言未发,而且面部表情越来越严肃,冷若冰霜,便知趣的打住话语。
  
  “你们难道就真的没看出点什么问题吗?!这是阶级敌人不满现实,想变天啊!”刘主任终于说话了。
  
  晚上,村部的大院里灯火通明,搭起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台子,在大喇叭的通知下,台下早已站满了来参加批斗会的全体村民。
  
  一会功夫,两排白胳膊箍高喊着:我有罪,罪该万死,死也有罪!的四类分子在民兵的押解下跑步进入了会场,齐刷刷跪在台前。
  
  “把反革命地主分子郭子固带上了!”随着王大嘴在台中央一声厉喊,脖子上挂着一个大铁牌子的郭子固被两个手拿红缨扎枪的民兵扭押到台上。
  
  打倒郭子固!打倒郭子固!郭子固必须老实交待……不知是谁指挥的,白胳膊箍们首先整齐的喊起了震耳欲聋的口号。
  
  批斗会开始了,对只念过几天书就被家中喊回来种地的郭子固来说,他也不明白这幅对联到底有什么特殊含义。只能一个劲的重复每天集合跑步时喊的:我有罪,罪该万死,死也有罪!
  
  王大嘴故作明白上来批判了,他把从公社刘主任那学来的几句话窃为己有,声色俱厉的分析起来:郭子固、你贼心不死还想变天,你避的是什么风雨?是革命的风雨!你已经被打倒,成了朽材还想永固,你隐蔽起来试图卷土重来。怪不得你的名子叫郭子固啊!、、、
  
  一时间,十几个自持有才的运动老手纷纷粉墨登场,无限上纲的批判起来。其中一个质问说,郭子固、你为啥起了这个名子?郭子固赶紧回答:听说那是我父亲在我出生三天给起的,我也不知道啊。
  
  一句话引起了全场哄然大笑,那人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上前就是一脚,把一直弯腰的郭子固踢到在地,又连声骂道:老东西还不老实,怪不得你这样反动顽固,原来在你娘胎里就反动啊!
  
  几个不学无术的恶棍苦于自己说不出什么批判词,但他们还有比舌战更厉害的武器,那就是拳脚。老干巴、二老虎之流也不甘落后,上来对郭子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不时还顺口喷出“操你妈的”一些脏话。
  
  批斗会一直延续到午夜,兴犹未尽的那些政客打手们看到郭子固已奄奄一息,不忍心再看下去的人也散场了很多,批斗会不得不谢幕收场。
  
  很快,蟑螂村抓阶级斗争新动向的典型材料就汇报到县、市、省里,上级特意派来了工作组,除了让郭子固继续交待反动事实,还找到老八爷子。“老人家,那副对联是你写的吗?”“是!”老八爷子肯定的回答。“也是郭子固让你这样写的吧!”“不是,是我随意编的。”耿直的老八爷子不愿违背良心说话。“你何必同情阶级敌人啊,现在正是抓阶级斗争新动向的风口浪尖,你应该站稳立场,就说是郭子固让你写的也没你什么事。”“可我不能无中生有说瞎话啊。”尽管工作组百般授意引诱,老八爷子就是实话实说。
  
  最后工作组急了,一个站起来的人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要挟的说:“既然你愿意和郭子固同流合污,那就取消你的五保户待遇好了。”
  
  九十多岁的老八爷子老泪纵横,噗咚一声跪倒在工作组几个人的面前,斩钉截铁的说:那我就死给你们看!
  
  最后,面对这个颤巍巍的老贫农,工作组也一筹莫展了,又怕惹出意外,造成不好影响,只得草草收兵。然而,在他们的调查报告中,仍然写的是郭子固授意老八爷子写了这幅对联,并强迫郭子固摁上了手印。
  
  几天后,一辆警车开进了蟑螂村,抓走了郭子固,不久消息传到村里,郭子固以反革命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就在“他老人家”仙逝的前几天,村里又传来消息,郭子固死在了狱中。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