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不是消极的逃避 而是积极的追求

日期:2017-11-15 09:16编辑作者:天空彩票
离开不是消极的逃避 而是积极的追求

 因为不喜欢太过吵杂的环境和不习惯,也因为生活的窘迫,一念起,卖了才住了几个月的河北燕郊的房子,在北京的南城重新开始了租房的生涯,带着老妈和儿子。
  
  第一次租房是在三年前,为了天一上学方便,在北五环边上的望京租了一个58平米的房子。十分喜欢那儿的环境,闹中取静,购物和出行都十分方便,最可心的是楼下的公园,五大步十小步即到,一年四季落花与新草、枯藤与夕阳彼此相应。
  
  于我来说,生活就像过家家,也或者是游戏。家,就是那个让人感觉到舒服的地方,无论在哪。
  
  我现在租住的小区有个芬芳的名字,叫“恋日花都”,西边毗邻“草桥”河,是凉水河的分支。
  
  据元《春明梦余录》载:“今右安门外西南,泉源涌出,为草桥河,接连丰台,为京师养花之所。”早年间,这里每到春季,百花盛开,城里人多来些踏春赏花,而花农们也将鲜花运到城里出售,所以右安门也有“花门”之俗称。依靠着凉水河的草桥更是一派修竹林立,芦苇丛生的水乡景致。
  
  如今,当年“一路河池贯莲,萧鼓弦歌”的样子早已不复存在,不过,想想也是美的。想着,春夏时节,阳光雨露水面或波光粼粼或吸纳着雨点泛起涟漪,从容不迫地收敛着城市的喧嚣。想着,说不定哪一天,自己走着走着,忽然误入城市里的桃花园,来一场与古时花旧时月的相遇……
  
  生活总是太过现实,美好的想像可以让我们的内心春暖花开。
  
  从上大学开始,算算我也是东南西北城都住过了。
  
  学校在海淀区,一年后搬石景山区。毕业以后先是和校友一起住在学校附近的新华社招待所里,后来住在大学老师给提供的西城区钓鱼台附近的平房里,几个月后搬到了央视对面的黄亭子新华社家属楼里,没多久,又跟随剧组住在万寿宾馆一段时间,之后第一次独立在丰台区租了一个房子,住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后,由于不习惯,又搬回到了新华社的招待所里。
  
  98年结婚,先是在丰台区洋桥一带住了3年,然后搬到朝阳区慈云寺附近居住。2012年,我带着天一以及简单的行节和书搬离了慈云寺,告别了原来的生活……
  
  是无穷无尽的生命发现。
  
  岁月,从来不是走来,而是离去。
  
  租房住,固然有很多的不便,但我并不过分执迷于居所,只当这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无论住在哪里,只要不疏忽对内心的关注以及朝夕间与自然的亲近,生活就是美的。
  
  你看这几天,由于全国大面积的降温,北京的天空格外晴朗,色彩是那样地美丽,夜幕降临前,夕阳的光芒让远处的楼房更加清晰,初升的月亮早早地悬挂在了又蓝又软的天空中。嗯,你猜得没错,我的这扇窗户,白天阳光照不进来,晚上却是绝佳的赏月地点。
  
  月夜中,李健的《美若黎明》一下在房间里回荡:
  
  黎明还没升起来
  
  心里已经有期待
  
  虽然还有伤痛
  
  早已习惯了忍耐
  
  我听见那天堂鸟
  
  已开始了歌唱
  
  跑过来又跑过去的风还在游荡
  
  我看见那梦中人走出彩色的房间
  
  远处渐渐升起不一样的朝阳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